最新评论

  • 日志评论
  • 相片评论
  • ·红玉影:
    2012-05-14
  • ·少年忧:
    2012-02-02
  • 信仰
  • ·心中之爱:
    2012-02-01

坡外有坡的日志

【影响】虎图腾——《少年派》观后感

15682 次阅读 | 0 个评论 2012-11-29 21:35
分享到:

 

我曾经在一篇博文里说过:李安是华人导演中最伟大的一个。其实,这么说太不伸张了,这位温和的男人不仅是华语电影圈里的翘楚,在一部又一部影片的口碑积累之后,他俨然已经跻于身世界级电影大师的行列,张艺谋、陈凯歌、吴宇森和陈可辛等人都远远得被他甩在后面。“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作宇宙文章”的林语堂先生是我认为迄今为止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他出神入化的文字功底和豁然通达的精神境界是鲁迅、矛盾、郭沫若等人远不能及的,我想如果把这句话送给李安导演,也是合适的。他能拍《推手》之类的人文小品,也能拍《绿巨人》那样的鸿篇巨制,《断背山》上映后,有媒体质疑他的性取向,人家转回头立刻用《色·戒》里惊世骇俗的人体活塞运动彻底予以澄清。他不缺电影智商,不乏创灵感,我们猜的出伍迪·艾伦在拍完巴塞罗那和巴黎之后会决不会放过罗马,但我们猜不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下简称<少年派>)究竟有多奇幻。

窃以为,这次旅程的“奇幻”应该由四部分构成:

奇人:少年派,史上罕见的海难生还者,在海上漂泊了227天;

奇事:227天的海上漂泊还不算特别,跟他一起做伴的竟是一只吃人的老虎理查德·帕克;

奇观:这一路上,少年派阅读到了海上能够发生的所有自然景象——风雨雷电、骄阳明月、阔水长天以及形态各异的海洋生物。

奇迹:他没死,最终在墨西哥的海滩上获救。

我们知道,在《色·戒》这部电影里,李安是通过“性”来展现角色心理变化的,每一次交配都是灵肉关系的递进,影片末尾,爱国女生迷失在瑰丽的爱情里,回归纯粹的人性,而蒸发掉了其他社会和政治的成分。《少年派》也需要通过一种技法来演绎一个男孩成长为男人的经历,这一次,李安在画面上做足了功夫,乍一看,这部电影貌似是一部炫耀3D技巧的风光片,但如果你安静的看下去,被震撼到的绝不会是眼睛,而是心灵。平镜的海面上有祥和的心态,强烈的对流天气里有苦闷的呐喊,病弱老虎眼睛里的海洋世界还原到少年派的目光里变成了母亲慈爱的面庞,从恐惧到镇静,从无助到自救,从哭喊的孩子到勇敢的汉子,人、动物、自然共同奉献出了一场丰美的灵魂盛宴,而点睛的一笔就是少年派口中喃喃的那句台词——最重要的是,不能绝望。

 在走进影院前,我看到了冯小刚导演《1942》的巨幅海报,上面醒目的写着一句“走下去,活下去”,那是特殊年代特殊个体的悲壮心声,1942年的河南,也发生过人吃人,甚至狗吃人的惨剧,如果没有必要的坚持,就此沉沦下去,这个民族大概不会有今天。《少年派》和《1942》在同一个月上映,冥冥中或许有某种内在的神秘机缘,如果让我说,这种机缘应该源自人的尊严,两位导演都试图展示一种叫做“信念”的精神力量——相信未来,相信明天,相信只要努力、只要向前、只要不放弃,不论你信耶稣、佛祖还是苏格拉底,都终将获得灵魂的救赎,并赋予生命应有的姿态——昂扬着,不佝偻。若有不同,《少年派》里的印度人更主动,而《1942》里的中国人则更被动,坡外有坡认为人生有两种状态,一种是航行,一种是飘荡,前者类似航行,后者则靠近飘荡。

关于电影的结局,似乎颇有争论。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再去探讨少年派所讲的两个的奇幻旅程哪一个是正版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是英雄,都是敢于面对人世的苦难并与之抗争的勇士。当老虎理查德·帕克离开少年派的时候,或者说,当少年派回归人类社会,虎的精神隐蔽或者消失之后,那不回眸的决绝才是这个男人生命旅程里最痛苦的一次别离。

电影里有句台词:“这个故事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要说的是,这部小说交给了世界级的大导演李安,他恰当的使用了最先进的3D技术,选择了精神气质和主人公最接近的演员,搜罗到了跟剧情最搭调的旷世美景,辅之以最优美动人的音乐,用他的光影魔术手谱写出了一曲最跌宕的电影之歌,这歌的名字叫《少年派》,也叫《虎图腾》。

上品电影,85分。